• 繁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English歡迎瀏覽,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官網
    全國服務熱線:0769-81788697
    當前位置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 新聞案例 > 行業新聞>最富傳奇經歷的懷表與第一枚腕表

    最富傳奇經歷的懷表與第一枚腕表

    返回列表 來源: 瀏覽: 發布日期:2018-07-19作者:

     的歷史可追尋甚遠,而在鐘表的歷史長河中,那些極富盛名,具有傳奇色彩的鐘表,其背后所飽含的故事,更讓后人津津樂道。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鐘表歷史上最富傳奇經歷的一枚懷表和鐘表史上出現的第一枚腕表,來看看他們背后的故事。

     

    法國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

     

    寶璣的“瑪麗·安托瓦內特”懷表(編號為NO.160)可以說是制表歷史上最富傳奇經歷的一塊時計了,在1783年,寶璣大師接到了一項特殊使命,一位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神秘的傾慕者來訂造一款驚人的懷表作為送予王后的禮物,其要求這枚懷表要集合當時所有復雜功能,并盡可能采用黃金代替其他金屬,而其他的附屬機構,即復雜裝置亦必須多量及多樣化,且在制作時間與成本上并沒有限制。懷表最終在1827年才制作完成,耗時44年時間打造。

     

    寶璣“瑪麗·安托瓦內特”懷表(編號NO.160)

     

    這枚懷表一直保存在寶璣的倉庫中,直到1887年被出售給英國收藏家Spencer Brunton爵士,隨后又轉到其兄弟手中,而后懷表的主人成了Murray Mark,接下來又成為David Salomons爵士的珍貴藏品。

    在1925年,David Salomons爵士去世,他的女兒繼承了這枚懷表。在這之后,David Salomons爵士的女兒創辦了一座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并將自己所有的收藏品都捐贈給了該博物館,也包括從其父親那里繼承的所有鐘表藏品。在1983年4月16日,這座博物館被竊賊光顧,所有鐘表藏品被洗劫一空,“瑪麗·安托瓦內特”懷表也一起被竊。盡管國際刑警組織一直在努力調查,但之后始終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直到2007年11月14日,這枚曠世杰作才被警方找到,同時也找到了大部分失竊的鐘表藏品。邁爾伊斯蘭藝術博物館的新館也于2009年春天對外開放,開幕展的亮點當然就是這枚編號為NO.160的“瑪麗·安托瓦內特”懷表。

     

    Nicolas G. Hayek和復刻版“瑪麗·安托瓦內特”懷表(編號NO.1160)

     

    這里不得不提一下,在2004年,斯沃琪集團創始人Nicolas G. Hayek決定重新復刻“瑪麗-安多瓦內特”懷表。這對寶璣的制表師們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因為重塑這款懷表只能依靠歷史檔案。位于巴黎的寶璣博物館以及藝術與貿易博物館所擁有的原技術繪圖及物資提供了唯一的資訊及輔助,讓他們進一步了解懷表的每一個功能及裝飾細節。除此之外,復刻這枚“瑪麗·安多瓦內特”懷表前還需要先還原當時的制表工具。寶璣技術團隊在克服種種困難后,最終在2008年春季的新聞發布會上,將復刻版揭開面紗,它被放置在一個華美的木盒中,采用法國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最喜歡的橡樹木材打造。

     

    那不勒斯王后卡洛琳娜·繆拉

     

    史上的第一枚腕表也是出自寶璣,拿破侖一世最小的妹妹卡洛琳娜·繆拉是寶璣最忠實的主顧,其購買過的寶璣時計不下34件。在1810年,當時已貴為那不勒斯王后的她向寶璣委托了一份訂單,訂單中有一句極富創意性的描述“橢圓形的手鐲報時表”。在其下單2月后,寶璣開始制作這枚腕表,耗時2年半時間最終完成。

     

    這枚手鐲式腕表采用了寶璣時計中最常見的一刻鐘報時功能,罕見的長橢圓形狀,更具有一個杠桿式擒縱裝置和溫度計。并且,在王后的要求下,這枚手鐲式腕表將雕花金質表盤更換為雕花銀質表盤,表盤上鑲嵌了阿拉伯數字時標,這在當時的金質和銀質表盤上是極為罕見的。

    寶璣檔案

    這枚手鐲式腕表在送到那不勒斯時,卡洛琳娜·繆拉王后正在俄國與拿破侖皇帝并肩作戰。雖然寶璣的檔案中并沒有任何草圖說明這枚手鐲式腕表的外部設計,但在其之后的兩次維修記錄中,詳細地記錄并描述了這枚空前佳作,可見文字的記錄者亦對此杰作拍案稱奇,印象至深。我們從維修檔案上也可以窺探到一些這史上第一枚腕表的真面目,這枚超薄報時腕表NO.2639,采用了銀質表盤,阿拉伯數字鑲貼時標,表盤上具有快/慢指示,且還有溫度計。安裝在采用了金線紡織的手鐲上,一個簡單的金鑰匙,第二個手鐲則配有編織金紅色的皮表殼。

    今天,這塊史上第一枚腕表已無處可尋,任何公開或私人收藏均為表示擁有此腕表,它是否還存世?是否有一天會重現?調查還在進行中!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