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English歡迎瀏覽,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官網
    全國服務熱線:0769-81788697
    當前位置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 新聞案例 > 行業新聞>具有中國文化的手表

    具有中國文化的手表

    返回列表 來源: 瀏覽: 發布日期:2018-07-25作者:

            這是農歷今日的述,與西歷的規律不同,所謂“天之高也,星辰之遠也,茍求其故,千歲之日至,可坐而致也”,早在孟子時代,他已經記錄了人們在運用歷法。那時,通過早前觀象授時的累積,聰明的中國人已有關于歲、月、日、時的理解,并且整理成為有系統的四分歷。此歷法既考慮回歸年(地球繞太陽周期),也計算朔望月(月亮繞地球周期),屬于陰陽合歷,也是中國歷法延續至今的獨特之處。

    春秋中期之后,根據圭表測影的方法已初步掌握一回歸年長度為365.25日,而農歷一年為十二個月,一般六大六小,只有354天(大月30天、小月29天),比一個回歸年少了11.25日,不到三年必須加一月,才能使朔望月與回歸年相適應,這就是置閏。同理,十九年中則需要七個閏月(2014-2032年中2014、2017、2020、2023、2025、2028、2031有閏月),這樣就能調配一年四季和月亮運行周期大體相合。

    2017年有閏六月,之所以在六月后置閏也是有規律的。漢武帝太初改歷,行無中氣置閏。所謂中氣,是指從冬至開始的二十四節氣中逢單數的節氣(冬至、大寒、雨水、春分、谷雨、小滿、夏至、大暑、處暑、秋分、霜降、小雪)。六月有中氣為大暑,閏六月則無中氣,中氣處暑則在七月初二。因為一個朔望月(29.5306日)比兩個中氣之間的時間(30.4375日)要短約一天,過32個月之后這個差數積就會超過一個月,因此出現一個沒有中氣的月份,而中氣被推移到下個月去。

    略談農歷之事,是想說說鐘表世界也有相應的物件,能將東方的智慧濃縮于時間的錦囊之中。五年前,寶珀推出世界上第一只中華年歷表,筆者深感這是一只真正意義的“中國文化表”,自大清光緒年間曾經風行十二時辰表之后,近150年來體現中國紀時體系的鐘表已然絕塵。那么多百年品牌言必稱重視中國市場,也沒見幾只終極之作,“然而,一些腕表制造商沒有制作布滿中國符號的腕表,而是嘗試了某種更深刻的東西”,所謂深刻之物就是指中華年歷表,而此語出自《金融時報》專欄作家Nick Foulkes,筆者有幸與這位資深的鐘表作家同登鐘表世界的最高領獎臺,作為日內瓦鐘表大獎賽評委團的成員。


    十二時辰大八件懷表,收錄在《世界經典名表薈萃》

    除了Nick,另一位西方人Jeffrey Kingston (美國最具影響力的鐘表收藏家和美食評論家之一)也有看法:“無論陀飛輪、三問報時還是萬年歷,都凝聚了長達兩個世紀的制表經驗,前人留下了清晰的路徑,以指導機芯設計師該何去何從。然而,融合中華年歷和格里歷的設計卻史無前例,這一復雜功能從未有人實現,沒有過往的智慧可供借鑒”。這位鐘表專家的中肯評價,為上述的“更深刻”點出了根本所在。面對早已存在千年的中國歷法,具有500年歷史的瑞士鐘表業首次于2012年呈現了相關作品。


    2012年推出的壬辰年限量款

    既然中華年歷表已是前無古人的作品,其歷史地位也深刻到還沒其他表款可以逾越。那么,這段中西方鐘表交流史中的佳話,是否還有可以挖掘的地方?筆者也想談談自己的觀點。此表的出現不是偶然的,而是寶珀的制表基因及使命感所致;寶珀中國團隊的橋梁作用,為鐘表文化在中國實現了真正的著陸,以引領中國的第二次鐘表盛世。


    寶珀Le Brassus頂級制表工坊

    早在20世紀80年代機械表復興伊始,寶珀就以六大復雜功能享譽表壇。1991年推出的“1735”表款,以品牌創立年份為名更是將“復雜”兩字推向極致;2008年北京故宮收藏了第一枚當代手表,就是寶珀所制的“卡羅素”表款。這一文化事件伴隨著世界第一只卡羅素手表的誕生,其在業內外的聲名至今還回響在故宮鐘表館的上空。對于各種復雜功能的駕馭、對于全新機械裝置的創造,自然令中華年歷表由寶珀孕育,正是其對堅持制作機械表的完美詮釋。


    1735超級復雜功能手表


    故宮收藏的寶珀卡羅素手表

    自從1983年寶珀推出最小的月相表開始,夜晚的天象就成為表盤最美的表達。30年來寶珀堅定月相表的初心,更跳脫單純機械的語境,直入上古時期中國人便知曉的“見月相而知日期、知日期亦知月相”理念,一旦瑞士的鐘表師認準此道,勢必會呈現中國文化的智慧,而這一來一往自是七個春秋。當2012年此表面世,機芯藍圖早在2005年已經出現,相信在如何設計年、月、日、時的分布,以及相關機械裝置的安排,一定大費周章,畢竟這是前無古人的創舉,又是引領來者的范本。


    月相功能一直是寶珀表的基因

    還記得此表在北京推出當日,梁文道先生講道:寶珀,將華人祖先的光輝財富中華紀年與歷法,在當今人們的日常佩戴物品手表盤面上得以展現。我們便可以如此輕松地觀看之,欣賞之,感受之,在日常使用時尋找作為中國人的根基與文化。誠然,對于多數中國人早已陌生的農歷,此表確實以最簡潔的模式予以表達:

    年:12點位窗口以圖案展現十二地支,與之配合的是3點位的十天干和五行、陰陽刻度盤(今年是丁酉年,即陰火雞年);

    月:9點位刻度盤內圈為月份中文,每到閏月,“臘”字下方的窗口就會變為紅色(當前是閏六月指示);

    日:9點位刻度盤外圈為日歷數字,月分二十九和三十日兩種,與之配合的則是6點位的月相窗口,初一即為朔日,十五即為望日,月相盈虧一目了然;

    時:12點位刻度盤為十二時辰計時盤,一個時辰兩個小時,配合相關的中文數字。

    表盤上明晰的章法來源于縝密的機械邏輯,十二年轉一圈的地支圖、十年轉一圈的天干針,各自運轉五圈和六圈,就會循環出完全一樣的指示,中國的人生就在一個甲子中從嬰兒變成了老者,試想在位六十年的乾隆爺有此表,他一定會在由他掀起的中國第一次鐘表盛世中,不僅僅沉迷于由英國人帶來的具有聲響、動偶的機械鐘表,也會探尋瑞士表是如何將歷書搬到了方寸之間的表盤之上。不過,這個歷史命題恰恰在第二次鐘表盛世中由寶珀呈現了。

    3638型號機芯,由464個零件組成,控制桿眾多,加工難度僅次于三問報時機芯,自動上條,具備7天動力儲存功能

    筆者認為在當下的中國,很難找到第二個像寶珀這樣的本土團隊,是站在文化交流的角度來實現鐘表的價值,是在尊重品牌和市場的雙重關懷下呈現作品,這個團隊不是簡單地將舶來品傾銷到中國,也不是一味地迎合這個市場的好惡進行圓滑的變通。與第一次鐘表盛世由消費者主導市場所不同,如今則是品牌性格主導消費市場,寶珀就好似一位循循善誘的導師,告訴消費者不要局限于個人的好惡,而要著眼于價值的堅信,她也像一位朋友,愿把你心中所想呈現出來,即便付出良多也望義結金蘭,中華年歷表便是最有說服力的例子。


    中華年歷表分為鉑金限量款和玫瑰金款(鉑金表款的自動陀會有生肖雕刻圖案)

    通過中華年歷表,筆者深知寶珀是個有信仰的品牌,而她的愛好者也將是一批有堅守的族群,正像團隊負責人廖昱先生所言:“寶珀的表迷不是那些單純為了投資高級鐘表或是為了炫富而購買金表的消費者,他們相當熟悉寶珀在腕表外觀與功能上進行的創新,也欣賞寶珀在機芯領域內發起的革命”。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