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中文繁體中文EnglishEnglish歡迎瀏覽,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官網
    全國服務熱線:0769-81788697
    當前位置東莞熙時鐘表有限公司 > 新聞案例 > 行業新聞>不知你是否在乎世界時上的東八區,反正我挺在乎的

    不知你是否在乎世界時上的東八區,反正我挺在乎的

    返回列表 來源: 瀏覽: 發布日期:2018-09-11作者:

          為什么我手表上的世界時東八區城市是香港啊等等,關于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們今天來悄悄的說上一些。

        咱們先不談別的,先來簡單聊聊世界時上的東八區。

     

         東八區是什么?能吃嗎

     

        這個就是關于地理的知識了(還真看到過有網友問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實你可以自行百度一下),東八區指的是東經112.5到127.5度之間,理論上東八區的區時要比格林尼治時間(GMT)快8個小時。位于東八區的國家比如中國,蒙古,馬來西亞,菲律賓等,這些國家都采用了東八區的區時,并以自己的國家命名(除了我國以首都命名)。

     

        我國采用東八區的區時作為標準時間,并且命名為北京時間。但地方時與區時相互區別,北京市中心精準的地理位置為東經116度21分,東八區的區時指的是東經120度的地方時,事實上,東八區的區時比北京地方時要快16分鐘。標準時間只以該時區中央經線為準,不以任何城市位置為參照。

     

        了解一下“世界時”

        真正算起來時間的話,早在1885年左右就開始有人需求一款世界時功能腕表,其設計靈感來源于一位工程師由于時間差錯過了火車,只不過當時還尚未成功。

     

         有需求就會有市場,有市場就會推動經濟、科技等共同發展(反過來也如此),1931年, 日內瓦鐘表匠路易斯(Louis Cottier)設計“Heures Universelles”世界時表,百達翡麗世界時將HU設為標識。上面這款表就是百達翡麗首只當地時間永久為倫敦時間的世界時腕表。

     

        世界時上標記的各個城市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深究其原因總是會跟政治、經濟、文化、歷史都會扯上一些關系,比如曾經浪琴為慶祝阿爾及利亞的獨立戰爭勝利特制一塊世界時腕表。在世界時標記城市中除了倫敦之外還將阿爾及利亞的名字標入其中。

        由此可見,一塊世界時腕表的城市標注并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問題。

        世界時上東八區代表“北京”

        一塊世界時腕表上有那么多的城市代表,愛表人士可能也并不會注意這些細節,當然,我亦如此。不過,當你詢問一位外國友人北京時間時,他有可能會抬起手腕上的腕表問你北京時間是什么,是香港時間嗎。這才逐漸注意到世界時上的東八區代表城市是什么。

        也許是自己身處北京,所以更多的會在意這些細節,每當看到國外品牌旗下一塊世界時腕表時,都會下意識看一眼東八區的代表城市--“BEIJING”,雖然內心清楚有一些品牌將東八區城市印為“HONG KONG”,但也不免安慰一下自己,“HONG KONG”畢竟也是屬于中國領土的城市。

     

         但也僅僅是安慰,手拿不少珍品腕表,觀看著外觀、功能、機芯等等,心里卻總是想著“BEIJING”這個詞背后的含義、政治因素等等一些瑣碎的問題,不禁抓耳撓腮,心情煩躁。

     

        而有一些品牌則會直接避免這樣的問題,就比如前段時間百達翡麗公開宣布2019年會將世界時上的“HONG KONG”徹底改成“BEIJING”。

     

        2012年百達翡麗曾經推出過上海特別款,東八區為“SHANGHAI”標紅,但也僅有50塊限量款。

     

        這里也有一個歷史遺留問題,曾經,1930年,百達翡麗世界時上東八區代表城市一直是北京,后來由于政治問題,才將北京改為香港,現在聲明重新改回北京,也許是由于我國經濟發展迅速,重視中國市場,也許又是其他政治因素等等,但對于我們國人來說,戴著一塊世界時上標注“BEIJING”城市來說,也許會更有底氣。

     

         有很多國外品牌基于中國市場的強大曾經也推出過不少中國特別款,比如百年靈越洋世界時間計時腕表,刻有24個時區代表城市名稱的旋轉表圈,不僅城市名稱可選擇中文,更是首次采用“北京/BEIJING”作為東八時區的代表城市;

     

     

         2014年寶璣推出經典系列時區腕表“北京時”紀念款,“北京時”紀念款專為中國大陸地區傾力打造,僅需通過腕表8點位表冠預先設定和存儲“BEIJING”時間。

     

        也有不少國外品牌在幾年前就直接將推出的世界時腕表上的東八區標為“BEIJING”,比如江詩丹頓世界時腕表與萬寶龍世界時腕表等等。

     

         曾經看過其他媒體老師寫到:“如果將世界時上的東八區改為“BEIJING”是一個發展主線,那么曾經東八區印著“HONG KONG”城市的腕表就會奇貨可居了”。

        我還是希望那位老師的“如果”可以變成“一定”,無論國內外都保持什么態度,但是“HONG KONG”與“BEIJING”同為一片領土不分家,仍然有很多像我一樣存在這樣的想法,人們還是希望無論是腕表品牌還是其他商品的出產商,都能夠堅定自身的政治立場。

        只不過,現在究其中國市場發展而言,利用新的變化,新的賣點,引起消費熱潮并不是難事,關鍵還是取決于消費群體,文化上的東西一旦形成,就會產生根深蒂固的影響,很難再更改,希望以后在歐洲問時間的時候,北京時間比香港時間要答對的多得多。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